作文網,小學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題材大全!

午夜驅尸

編輯:作文網 | 來源:鬼故事

“沈平,趙軍、李樹仁,徐江,你們還有什么好說的?”在莊嚴的法官面前,站在被告席上的四個人都低下了腦袋。

等了一會兒,法官見沒有異議,便宣布:“那么,以上判決即時生效,退庭!”

正當四名犯人被庭警帶出法庭時,其中一名戴著金絲邊眼鏡的犯人忽然跑出人群,奔向法官,但立刻被兩名庭警給按在了地上。這個人一邊掙扎一邊大叫:“我有外國國籍,你們Z國的法律對我不適用,我請求通過外交途徑解決!”

法官冷笑一聲,“沈平,你持有外國護照這不假,但你不享有外交特權和豁免權,像你這樣的人啊……嘿嘿,判你有期徒刑十五年算是輕的。”

時間回到一個月前。

X醫大是一所聞名全國的醫學學府,尤其是它的生物醫學工程系,在這一行中,更執全國之牛耳。

這一天,入暮十分,一輛印有“福壽殯儀館”字樣的運尸車,開進X醫大的后門,司機輕車熟路,七拐八拐轉了十幾個彎,最后“嘎”地一聲停在解剖系的大門口。

“張師傅,你可算是來了!”幾個身穿白大褂的年輕人正在門口焦急地等待著,一看到福壽殯儀館的車子,連忙迎出來。車子剎住,從駕駛座上跳下來一個叨著牡丹煙的大漢。

大漢沖幾個年輕人擺了擺手,也不多說什么,把后門打開,幾個年輕人七手八腳,把車子上的一付擔架拖了下來。擔架上蒙著白布,底下躺著一個人,準確的說,應該是個死人。

“麻煩你了,張師傅。”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遞給大漢一個紅包,大漢數了數,十張百元大鈔,一張不多,一張不少,這才抬起頭來,滿意地說:“沒什么,沒什么,以后有這種事,你們就通知我,我肯定把最新鮮的留給你們就是了。”

大漢將鈔票揣入內懷,上了車,一踩油門,開離了解剖系大門。幾個年輕人見殯儀館的車子去得遠了,這才抬起擔架,徑直往儲尸室走去。一路上,所有人都默不作聲。

根據資料顯示,白布下蒙著的那具尸體,活著的時候叫郭珍珍,女,三十一歲,因為涉嫌謀殺自己的丈夫以及丈夫的情人,事情敗露而服藥自殺。

那個姓張的大漢常從殯儀館中運尸體給X醫大,和解剖系的人混得非常熟絡(當然也看在錢的面子上),每次都把最新鮮的流給X醫大。

解剖系的教學尸體,大多數是一些無依無靠的孤寡老人。他們死了后,要是沒有人給他們料理后事,市政府就出來做主,出錢交殯儀館火化。殯儀館收到尸體后,先在停尸間存上一陣子,看看有沒有人前來認尸。如果經過一定的時間,仍然無人過問,殯儀館即可自行處理?;鸹且环N處理方式,但他們大多舍不得。一般的處理方式是賣給醫學院,因為奇貨可居,往往可以賣到好價錢。

到了儲尸室,幾個年輕人把擔架放在地上,掀開白布,幾個年輕人便一下子呆住了。

擔架上的郭珍珍——那個自殺的女人,穿著一身淺綠色的長袍,頭發柔順的攏在臉側,圈出一張艷麗,但略顯放蕩的臉龐。除了臉色略微蒼白以外,她就像是睡著了,很安詳,一點也沒有異樣。

過去殯儀館抬來的尸體,都是在停尸間的冰庫里冰過的,一掀開白布,臉上還冒著露水。冰得厲害時,有時得化上半天冰,才能做防腐處理。但是這個郭珍珍卻不一樣,她才死了不到二十四小時,又是死在冬天,看起來就像童話中著了魔法的睡美人一樣。

面對著這位“睡美人”,幾個年輕人反而顯得有些手足無措,一股很異樣的情緒慢慢地在他們的心中涌動著。

照程序,他們得先把尸體的衣服剝光,再用一個特殊的注射器,把防腐劑福爾馬林從尸體頸部的血管注入尸體內,這工作做完,再把她抬入浸泡尸體的池子里,泡在百分之十的福爾馬林中。

正當幾個年輕人面面相覷,不忍下手的時候,儲尸間的大門“吱——呀——”一聲打開了,風風火火地走進來了兩個人——一個是系主任徐江,一個是生物醫學工程系的教授沈平。

“開始打福爾馬林了沒有?”徐江一進門就問。

大家紛紛搖頭,表示沒有。

“很好,非常好,”徐江緊張的面部表情立即松弛了下來,望望沈平說:“沈平教授正要找一個死亡未超過四十八小時的尸體做實驗,這具尸體剛好可以派上用場。”

沈平見尸體尚未做防腐處理,咧著棱角分明的嘴大笑起來。

大笑——是沈平的特有商標,他常為了一點小事咧嘴大笑,弄得別人分不清他是真笑還是假笑。但這次,他的笑卻是真笑,找了一年,才找到他的“實驗”材料,他怎么可能不笑呢?

尸體并未抬入生物醫學工程系,原因是生物醫學工程系的人不習慣擺弄尸體,抬過去怕大家別扭。所以按照沈平的要求,尸體仍被放在解剖系,他的實驗可以在生物醫學工程系遙控來完成。

為了爭取時間——尸體死亡四十八小時后就不能用了,沈平教授的助手們馬上開始工作。大家做過多次動物實驗,所以做起來還是非常熟練的。

沈平曾以他發明的一種技術,讓死狗、死貓站起來走路。技術的原理是,動物死亡后神經細胞等組織先死,肌肉組織死得較慢,在它們死以前,只要給予一種刺激——像腦部的運動中樞所下達的信號一樣,它就會收縮,集合許多肌肉的協調收縮,動物就會運動了。

為了怕引起社會輿論的反對,沈平的這次實驗很少人知道,即使是X醫大,知道的也沒有多少人。

一切就緒,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了。沈平在他的實驗室中,守著滿屋子的電子儀器,墻壁上是個大熒光屏,可以看到解剖系儲尸室中的實況。這時儲尸室中只有他的一個助手和解剖系主任徐江兩個人在。沈平交待過,這個實驗看到的人愈少愈好,以免流傳出去,引起不必要的騷動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當墻壁上的電鐘指到晚十一點時,幾架電子儀器的指示燈自動的亮了起來。一臺計算機、一臺腦電波發射器,同時進入工作情況。尸體,也就是郭珍珍,此時她的手臂、額頭、前胸、小腹、大腿、腳掌上扎著一根根細小的銀針──就像針灸的針,開始接收沈平實驗室傳來的信號。三分鐘之后——即十一點零三分的時候,郭珍珍忽然一下子站了起來!

助手和系主任嚇得連連后退,沈平卻咧嘴大笑著,他得意地看著墻上的熒光屏,就見郭珍珍繞著浸泡尸體的池子,走了一圈,眼皮眨了三下,又回到原來的地方,躺下,不動了。

沈平知道,此時計算機中輸入的程序就是讓郭珍珍做這些動作。他把儀器關掉,將計算機中原先的光盤取出,換上一片新的光盤。“等著瞧吧!”他心里暗喜:“明日凌晨,博物館中的那顆價值連城的鉆石就是我的了!”

沈平曾任某國醫大生醫工程系的系主任,受X醫大之聘來,回到國內,擔任X醫大的教授。

在X醫大,沈平很有人緣,一些年高德劭的名教授,都愿意和他來住。自從他通過門路為某名教授取得某國醫大的聘書后,更是門庭若市,成了醫大最受歡迎的人。

當初X醫大生物醫學工程系系主任李樹仁趁旅行某國之便,向沈平提出聘他為教授的事時,沈平不禁咧嘴大笑起來,他不是高興,而是覺得異常地荒謬,心想:憑我沈平,豈是你們那個小城市所能容得下的!就算是回國,也要到B京、S海等大都市的醫大當教授。

但沈平畢竟是個見過大場面的人,他笑完,打個哈哈,推說目前研究工作太忙,任教的事以后再說。沈平做事就是這樣,永遠面面俱到,從不當面給人任何難堪。

半年后,沈平回國探親,偶然路過X市,參觀過市博物館后,觸動很大,竟然主動提出要留下來,X醫大上自校長,下至普通教工喜不自勝,像接皇帝似的,把沈平接入X醫大。

沈平果然是個被祖國悠久文明所震撼的海歸赤子,對祖國文化無比的熱愛,一有空,就到博物館去,沈湎于文物中。他最有興趣的是一顆幾百年前,金雀花王朝進貢的原鉆。他估計過,這顆原鉆如果琢磨出來,一定比如今大英博物館珍藏的那顆,甚至比英女王王冠上的那顆還要大!

“Stupid(愚蠢)!”他在心里暗罵:國人真是蠢到家了,自己有這么好的寶物都不知道!但轉念一想,如果他們識貨的話,就會關防嚴密了,怎會放在一個尋常的玻璃柜里,想到這里,他又咧嘴笑了。

一次又一次的造訪,博物館的一切都已摸得一清二楚,這些數據都已匯入程序,成為行動的參考數據。

盜取原鉆的事,最好是親自動手,但沈平沒有這個膽,畢竟他是個知識分子。事實上,他也不需要有這個膽子,他是國際上最有成就的生物醫學工程專家,科技,可以幫他解決一切。

沈平見自己的“實驗”成功,既興奮又自滿,他想:來X市這兩年,也沒有白費,“尸體控制術”已從理論成為事實,等那顆鉆石到手,再到國外發表自己的成就,到時名利雙收,將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,想到這里,不免又咧嘴大笑起來。

解剖系系主任徐江和生物醫學工程系系主任李樹仁都來道賀,沈平壓制住自己的興奮,對他們說了些客套話。他壓根就瞧不起眼前的這些同胞,出國的十多年使他對國人所下的結論只有一個字——stupid。

不是嗎?在他看來,國人只知道要某國的聘書,要某國的綠卡,他們永遠不知道自己也有寶物。這兩位道貌岸然的系主任,在他看來,是stupid中的stupid!這兩個人和自己日夕相處,但他們對自己的計劃卻一點也不知道。國人真是好對付??!盡管他心里這樣盤算著,但口里卻談笑風生,和兩位系主任說些不著邊際的鬼話。

徐江客套了幾句先走了,李樹仁卻留下來,說要和他談些系務。

“Goddamnyou(見你的鬼吧)!”他在心里暗罵,“什么時候不好談,偏要在這時候談。”

李樹仁見四下無人,便壓低了聲音說:“我擬了一份計劃,你看看。”說著,從口袋里取出一張折成對折的白紙遞給沈平。沈平不經意的接過來,原來是一份草聘!

“這是什么?”沈平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。

“希望你簽個名。”李樹仁有些不懷好意地說。

沈平望著李樹仁,李樹仁也望著沈平,兩人對望了片刻,沈平終于垂下頭來。

“等我回國以后,可以嗎?”沈平的語調顯得很委婉。

“不行。”李樹仁搖搖頭,臉上浮起一陣不自然的笑意,“你不簽,我不離開這兒,你的事就辦不成。”

“我的事!你指的是什么事?”沈平強裝鎮靜。

“說出來就不好聽了,總之,你的助理把你的一切全都告訴我了,不過,你也不用擔心,他到時候還是會幫你的。”

沈平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,萎頓地靠在靠背椅上,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??吹剿@個樣子,李樹仁并沒有放過他,繼續說:“我答應保送他公費出國,他就把你的事全告訴了我,嘿嘿……”

“Goddamnyou!”沈平想罵人,但已罵不出聲來。他失神的望著李樹仁,覺得他好像是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,一個純粹的惡魔。他印象中的李樹仁是個過份客氣、帶點靦腆的人,但這時的他卻兩眼有神,充滿自信,正以一種神秘而略帶嘲弄的眼神望著他。

沈平又想起了他的那個助理,“Goddamnyou!”那個像一只狗一樣忠誠老實的年輕人竟然出賣了自己!他答應過他,等到事成回國后,要聘他當助理,但當助理畢竟沒有拿公費念學位的好!

“都是自己太小看國人了!”他對自己同胞的看法,像是一下子做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。過去他以為國人都是笨蛋,只要許他一點好處,就會伏首貼耳、唯命是從,現在才知道國人太不可貌相了。

在無可選擇的情況下,沈平只得在那張草聘上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“祝你好運!”李樹仁揣起草聘書,滿面春風地走出了實驗室。

“Goddamnyou!”李樹仁剛帶上門,沈平就捶著桌子不住的咒罵起來,“Goddamnyou!就憑你!也想到某國大學當教授!”連罵了幾聲,覺得輕松了些,這才取出一根香煙,點燃,斜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。

剛才的事只不過是個小插曲而已,對大局并沒有發生影響,只是他覺得很窩囊,憑他國際聞名的大科學家,竟然受到一個芝麻綠豆的系主任的威脅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但一想到那顆價值連城的巨鉆正等著他,又覺得剛才的小插曲也算不了什么了。

在興奮、焦躁等復雜的情緒下,終于熬到了午夜十二時,沈平檢查了一下儀器,沒發現什么異狀,于是他關上燈,步出實驗室,像個幽靈似的,踱到解剖系的門口。

十二點半的時候,從解剖系的大門口走出一個年輕人。

“通到儲尸室的門是不是都開了?”沈平壓著火氣問他。

“嗯,都開了。”年輕人答。

兩個人退到一棵大樹下,背靠著樹,各懷鬼胎。校園里靜悄悄的,霧氣格外地重,不見星月,只有遠處的幾盞路燈,在霧氣中,吐著慘淡的光暈。

年輕人就是沈平的助理趙軍,他本來不想再為沈平做事的,但李樹仁卻命令他一定要這樣做,不然的話……

“那個假洋鬼子叫你做的事,你都照做就是,如果你不做,小心我把你去年偷窺女澡堂的丑事揭出來!”李樹仁的語調很嚴厲,“不是想保送出國嗎?乖乖地照他的吩咐去做!”

李樹仁為什么這么做,他想不通,事實上,他也不必多想,只要能出國拿學位,管他那么多干嘛!

沈平很想罵趙軍一頓,但卻忍了下來,他知道李樹仁不破壞他的計劃的原因,李樹仁是希望他快點回某國醫大,這樣,他自己也可以提早前往應聘,否則沈平惱羞成怒的話,那可是對自己沒有好處的。

夜光表的指針指在凌晨一時二刻的時候,兩個人的神情立刻緊張起來。一時二刻一到,沈平實驗室的一系列儀器就會自動開啟,腦電波發射器在計算機的控制下,開始發出的信號,這些信號會引起郭珍珍,也就是那具女尸的肌肉收縮。

在四只眼睛的注視下,從解剖室的大門中詭異地閃出一個女子。沈平一看到那女子,趕緊迎了上去,趙軍雖然有點怕,但卻緊跟在沈平的后頭。

三個人無聲無息地會合后,轉身往停車場行去,停車場就在解剖系的后頭,轉個彎就到了。上了車,趙軍坐在駕駛位上,沈平和郭珍珍坐在后坐上。三個人,不!應該是兩個人加上一具尸體都沒說一句話,徑直往博物館開去。

一路上沒發生什么特別的事情,只是郭珍珍忽然用頭撞了一下車窗,發出“砰”地一聲,把沈平和趙軍嚇了一跳,好在之后沒再發生什么。

五分鐘后,車子駛到了博物館??纯匆构獗?,還有十五分鐘二點。沈平讓趙軍把車子開到一棵大樹下的陰影里,以減少別人注意。

沈平和趙軍站在轎車門口,緊張地望著腕上的夜光表。二點剛一到,郭珍珍又一下子“活”了過來!沈平給她戴上一付手套,又交給她一支切割玻璃用的玻璃刀。二點零三分,郭珍珍下了車,朝著博物館走去。

就在這當口,大樹后頭突然閃出一個人來,閃光燈一閃,沈平、趙軍和郭珍珍全被攝入了鏡頭。

“你!是你!”沈平大叫。

來人退后一步,背起照相機就走,“明天再談,祝你成功。”說完,便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“Goddamnyou!”沈平恨得牙根兒癢癢的,“明天再談,還不是脅迫我發聘書!”

在沈平的心目中,解剖系系主任徐江是個較為古板的人,為人還算老實,有次一大伙去吃花酒,徐江就沒去。事后,沈平問他為什么不去,他還講了一番之乎者也的大道理出來,沈平聽得不是很懂,反正是孔子、孟子什么的??山裉?,沒想到這個“古板”、“老實”的家伙竟然來上這么一招,看來比李樹仁還要難纏得多。

當沈平和趙軍被突如其來的干擾弄得不知所措的時候,郭珍珍卻不受任何影響,照著計算機發出的信號,一步步的向前走去。

按照程序,郭珍珍將爬上一棵三層樓高的大槐樹,然后一躍,跳上三樓陽臺,再把玻璃窗割破,打開窗子,進去割開玻璃柜櫥,取出鉆石,再循原路回來。這些動作,像沈平這樣的知識分子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,但在計算機的搖控下,死人卻能發揮肌肉收縮的潛能,變成名副其實的超人。

就在沈平暗自思索第二天如何應付徐江時,郭珍珍已走到那棵大槐樹下了,抱住大槐樹,開始往上爬。沈平和趙軍緊跟上來,站在樹下向上張望。

郭珍珍爬得非???,就如同一只貍貓,其實那根本就不能算是爬,而是直接竄上去的。到了樹頂,正要躍上十公尺外的陽臺時,四下的燈光突然熄滅了,郭珍珍像塊大石頭一樣,從三層樓高的大槐樹上直挺挺摔下來,差點砸中沈平。

沈平向遠處望去,全城竟一片漆黑,只有一些應急燈在忽閃著,他不禁高聲大罵起來:“媽的,居然偏偏這個時候停電了!”話音剛落,突然,四下傳來呼喝聲,同時十幾束手電的光柱將兩人一尸籠罩得嚴嚴實實,不遠處傳來急驟的腳步聲。

“不好,剛才罵得太大聲,居然被發現了!我怎么這么不小心?喂,苯蛋,還不快跑!”沈平尖叫了起來。

趙軍撒腿就要跑,卻被沈平一把給拉住,“抬尸體!”功敗垂成,沈平充分地顯示出了一個科學家的冷靜。兩個人抬起跌得不成人形的郭珍珍,朝著汽車奔去。

可惜的是,畢竟是兩個知識分子,還抬著具尸體,剛剛跑到汽車跟前,十幾名保安人員已經一窩蜂地沖了上來,把他們死死地按在了地上。

推薦閱讀:
上一篇:白色高跟鞋 下一篇:夢醒時分
珍品 电影,国产精品sm高清视频免费,丝袜最多的系列作品,白石结杏磁力